Hunky-Dory

To love and be loved.

© Hunky-Dory
Powered by LOFTER


中午出去吃饭,又一次遇见它。

它很胆小,缩在墙边,怯生生地看着周围的一切。

若它真的只是普通的一只土狗,也许我心里会好受些。

可关键是,它长得太像Niki,曾伴随我一个多月的小伙伴。


Niki本是A君的生日礼物,养在宿舍,可惜被宿管发现,没法再养下去。和我一宿舍的B君帮忙先把Niki藏到了我们宿舍。我和A君此前并不相识,也是因为Niki才有了交集。

我们都很喜欢Niki,她是女生,小小的一只,总是在我脚边晃头晃脑,一会儿要抱抱一会儿要吃要玩,很傻很天真的狗狗。

我们知道不可能一直瞒过宿管,但没想到分别的来得这么快。才两周,也许是旁人投诉,我们被勒令速速把狗处理掉。

几位舍友都有不同原因不能收养Niki,而A君也早已不在意这只狗,或是说其实他从来都没认真看待过它。百感交集,如若找不到收养人,Niki很有可能成为流浪狗。我想着家里的猫,一咬牙,带着Niki上了回我家的车。


我深知要让二百伍接纳Niki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。二百伍生来偏执,对所有事物都有距离感,除了他的饭盆...(ˉ﹃ˉ)

果不其然,Niki刚到我家时,二百伍疯了一样上窜下跳,似乎在惊呼:“这是什么鬼啦!”


很懒的我居然天天带Niki下楼散步尿尿,被小区里别的大狗“追杀”,Niki那时还太矮小很多台阶大坑都跳不过,都是我抱着过去,上楼也是我抱着爬上来,六层...每次回家都是一身烂泥巴...然后被二百伍一脸嫌弃地打量一遍...(ˉ﹃ˉ)


也就过了小半个月,小家伙已经吃得肥肥的,原来的小衣服已经穿不下,妈妈只能稍作改造,缝了扣子,但似乎还是包不住Niki圆鼓鼓的肚皮。

总是“打打杀杀”的两只,也渐渐有了些感情,睡在一个空间才安心。


好景不长,就在我以为,他们俩,我们仨,可以一直这样到老的时候。

A君一条短信打破了所有。他突然又想把Niki要回去了。

到头来说我只是做了别人一段时间的狗保姆,在我不知情的前提下。非常无语,愤愤地把狗还了回去。

我仍记得那天回校车上,Niki看我时无助的眼神。但是当她回到自己真正主人身边,激动得小尾巴乱晃的时候,我只是在心里又一次地祝福她,但愿他能善待你。如我一般,或甚于我。


想着我和Niki再也不会有交集了吧。13年年初时候,A君问我还要不要养狗,他妈妈不让他在家养。当时我真想对他说“Are you kidding me?you are really Son of bitch!”

我拒绝当一个总是帮他“擦屁股”的人,回绝了他所有提议,要求A君自己去找要养狗的人,而不是总把责任推给别人,自己坐视不管。

事后很久,我才终于知道,Niki最后被送给了学校后门开黑车的人,也不知道养在了哪里,或者就此抛弃了。


就在以上这些事发生后一年半后的今天,看到这张似曾相识的脸,我真的不确定它是不是Niki,或许真的不是,所以它对我没什么格外的情绪,甚至都不吃我给它的肉,一脸陌生,只是我太过思念。或许是,这段时间它经历了许多,开始变得再也不相信人类?

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当时的情绪。

但我依旧总是在心里一次次祈祷,祈祷它过得好,有一个家,有一个主人。

从此以后我会相信我遇见的每一样如它一样善良纯真的灵魂,都是Niki给我的礼物。


评论
热度 ( 4 )
TOP